我這一生到底應當怎樣過?

這個世代,我們到底需要什麼?看到身邊各種各樣的活動宣傳,每一個都標榜自己,如同是能令教會起死回生、讓信徒從冷漠到火熱的靈丹妙藥。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問題的根本並非在於它們的對與錯。我知道在商業化的今天,連聘請傳道人也在考量,此人能爲教會帶來多少信徒?增加多少奉獻?問題在於,這些宣傳怎麼會如此的有市場,被認可,被推薦?到底在什麼時候,耶穌、神的話語、禱告、認真地尋求真理等,這些最寶貴的,反而被看爲是老套、乏味、應當遠離的呢?

回到開始的問題上:這個世代,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我想,郭維德給了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切入點:作爲基督徒,你應當知道有關永恆的事。

事實是,很多基督徒根本不在乎有關永恆的事。“不是說好了,信耶穌得永生嗎?不是說好了,信耶穌上天堂嗎?不是說好了,神又有恩典又有慈愛,那我還擔心什麼?”他們帶着功利的觀念,認爲自己可以抓住聖經中神的應許而利用神——既可以暢享屬世的各種好處,又可以緊握去天堂的門票。

這種屬靈的危機,雖然包裹在教會中一團和氣的外衣之下,但是仔細觀察,我們就會發現一些令人擔憂的細節。爲什麼聖誕節教堂裏的人特別多?我知道人們會有各種各樣的回答。面對這些答案,我只想提一個問題:所以神說過,其他的主日,相對比聖誕節來說,都比較次要,是嗎?

很多基督徒根本不看重對神的敬拜與敬畏,但是卻對教會中各種活動、聚餐、八卦、外出遊玩極其感興趣。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活躍會友,比那些只在聖誕節纔出現的人好了不少。然而不翻目錄的話,一分鐘也找不到《西番雅書》在哪兒。我們真的不需要在乎永恆的事情嗎?我們確信,神早已經被我們玩弄於股掌之間了嗎?

郭維德的信息,讓許多自我感覺良好的基督徒清醒下來:

原來我們離開這個世界,還要面對永恆的神;

原來我們這一生的言行舉止,將會在永恆中產生意義;

原來神不僅是慈愛、憐憫的神,也是聖潔、公義、威嚴、不容欺騙的神;原來神也是會發怒的神;

原來聖經中那些竭力服事神的人,不是吃飽了沒事兒幹,也不是腦子進水。原來他們竭盡全力奔跑天路,爲了要得到神的獎賞,並且他們自己確信,一定會得到神的獎賞。

所以,每一個認真讀了郭維德《進國度之路》的基督徒,都應當仔細反思,我這一生到底應當怎樣過?

這個世代,我們到底需要什麼?這個問題的另外一個問法是:我真的願意去明白聖經的意義嗎?當我明白之後,我真的願意照着去遵行嗎?與其簡單而籠統地回答說:需要耶穌。不如認真而堅定地說:我需要照着神的啓示、神話語的真理,來過我的一生。

《進國度之路》第六章讀後心得(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