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郭维德说:“律法的灵已经不在了,如今律法只剩一具尸骸“ (p. 15)。当如何理解这句话?
答:郭维德在此所指的律法,应该是指律法中如割礼这种礼仪规条的部分,即与道德无关的部分(这点,可以从他后面的论述看出来)。律法中礼仪规条的部分包括如守各样的节日,各样饮食上的规条等。这些都是新约圣经明显已经废除的部分,如以弗所书二章十五节说:“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这一节按照原文直译意思会更清楚,即:“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好把两下在祂自己里面,创造成一个新人,成就了和平。”

歌罗西书二章十四节也说:"[神]又塗抹了在律例 [在原文里即‘规条’]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 以上的“律例”,是指礼仪律法的规条及其仪式,就是生活与敬拜的形式或方式,与歌罗西书二章20、21节里的规条同。“钉在十字架上” 就是废去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如弗二15),这除灭了守犹太教仪式的异端。

早在教会历史初期,当保罗在世时,就有许多犹太信徒虽然信了基督,但仍主张基督徒要遵守律法中非道德的礼仪和规条的部分,包括割礼和献祭等。这是保罗写作加拉太书和希伯来书所要对付的异端。早期犹太信徒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误的教训,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看见律法有两部分,道德的部分,和仪式的部分。道德的诫命,如关于偷窃和孝敬父母的诫命;仪式的诫命,如关于守安息日的诫命。割礼和饮食条例的诫命是仪式的诫命,不是道德的诫命。利未记十一章中有许多说到饮食的诫命,这些诫命当然与道德无关。一个人的道德不会因为他是否吃了被视为不洁净的东西而受影响。

道德的诫命永不会被废除,不论是今世、千年国、或永世。相反的,仪式的诫命不是永久的。保罗所说中间隔断的墙,乃是指仪式的诫命,与割礼、安息日、和饮食有关。仪式诫命的律法是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犹太教中任何一个规条或仪式都是使他们与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

律法中仪式规条的部分其实是预表,预表基督(比如说,基督才是真正的安息日,也才是真正的祭物,或一切洁净的食物)。当基督来了以后,祂就成全了这些仪式规条的部分,这些仪式规条也就过去了。所以保罗说:“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西二16-17)主在使徒行传十章,叫彼得要宰了那些不洁的动物吃,要他明显违反旧约的规条,也是为此。就主自己作为所有律法(包括仪式规条部分)的应验和成全来说,律法并没有过去,因为祂来了乃是成全满足了律法的要求;按成全的意义上来说,不是废去,而是成全。这是马太五章十八节的意义。

因为混淆了律法的这两面,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人说,基督徒还要守旧约的安息日。守安息日的律法与道德无关,是仪式的律法。仪式是一种形式、影儿,是我们今天不需要再遵守的,就如我们今天不需要再献动物的祭牲。在旧约影儿的时代,需要祭牲、节期和守安息日,但今天是实际的时代。我们的祭牲不是羊羔或山羊,乃是基督,就是一切旧约祭牲的实际。照样,我们的安息也不是特别的日子,乃是基督。因为基督这实际在这里,一切影儿就都过去了。

至于道德部分的律法,在新约时代,则不仅没有废去,反而更加拔高了(如马太五到七章所示)。因为基督乃是律法的实际,律法乃是基督的预表,所以当基督进到我们里面,就能叫我们活出基督自己,叫我们的义甚至超乎旧约律法的要求和道德标准。但这不是凭我们自己努力,而是凭着基督在我们里面活出祂自己(加二20)。所以,我们要随从圣灵而行,”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4)。当我们随从圣灵而行,基督就能从我们身上活出祂自己,律法的要求也自然就成就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