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是我們獨一無二的標準: 若不是聖經的道,就是有了眾是,我們也不敢贊同
讀完這篇序,想到倪拆聲一九二五年基督徒報第一期中說到:「若是聖經純正的道,我們不因人反對之故,而怕傳;若不是聖經的道,就是有了眾是,我們也不敢贊同。」

所謂的主流教訓不見得符合聖經,之所以是主流,是因為大多數人能接受,能接受是因為符合人的需求或是胃口。郭維德的著作所以被埋沒超過一個世紀,是他所陳明的真理不迎合人的喜好,只單單忠信的教導聖經,導致基督教刊物為迎合讀者都拒絕給他過多版面。乾糧的話通常忠言逆耳,但他所陳明的災前部份被提其實就人性常情而言是非常合理的,同是神的兒女,若恣意而行和警醒活在主前都一同在災前被提,豈不違背神公義的屬性? 感謝主仍有學者如斯普博士有專著研究郭維德的生平和他的著作,求主給我們珍賞的能力,視國度獎賞的真理如黃金般寶貴,引導我們走主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