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在教会历史的一粒麦子,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在已过的一百多年间,郭维德的名字及著作早已被大多数基督徒遗忘,彷佛“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约翰十二24)但正如使徒保罗责备哥林多人:“无知的人哪,你所种的,若不死就不能生。”(林前十五36)是的!因为这岂不是主自己的榜样吗?一粒麦子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岂不是主呼召跟从祂的人该走的道路吗?“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约翰十二24,26)

但“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六60)

郭维德对末世论的精辟、独特见解,使他只有少数的跟随者。正如主在世时,虽喂饱五千人、四千人(太十四,十五),最后不顾性命跟随祂的人却只有约一百二十名(徒一15)。“不是所有信徒都会在大灾难前被提!”郭维德这样忠言逆耳的话,谁能听呢?但岂不正如主的门徒也因听不进去祂的教训,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六60)

“从此,祂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祂同行。”(约六66)

郭维德的教训也遭到多位主要异议者反对,最终变得极其不受欢迎,各基督教期刊为了迎合读者群而拒绝给他过多的版面。郭维德自己也说:“有许多人不愿意听新的真理,……因此,发行最广泛的基督教出版物,便是那些持守‘简单真理’的刊物。他们说:‘这些东西足以带我们上天堂了。你还要什么呢?’还需要的太多了!基督徒若总是抱着福音的基础要道不放,就会永远像小孩子一样。他们不知道神使其所处的这个时代有何独特之处,其行为在许多方面也完全没有彰显出基督信仰所该显出的特质。”(引自本书第四章)

消失在教会历史的“一粒麦子”

本序作者提到郭维德逝世后的悼文:“这生命的终结如一粒成熟的麦子被收藏起来,这生命曾散发出许多的光明和恩典,使荣耀归于神。”如今,这被人遗忘的一粒麦子,终于到了“生命的时候”(创十八10,按希伯来文直译)。他给后人的属灵遗产及对教会历史的贡献,终于不再隐藏,乃要像金谷丰盈的禾田,成为神儿女的食物和滋养,因为主岂不曾应许过:“一粒麦子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十二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