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与得赏的区别——茅塞顿开的阅读体验
我是一名生长在基督徒家庭的读者,从小耳闻国度的真理要传遍居人之地,然后末期才来到(太二四14)。便常常思考,国度是什么?只要有神生命的信徒,都能进未来的国度吗?我知道马丁路德将“因信称义”的真理恢复,叫我们有得救的确信;但也疑惑为什么作为基督徒的我仍然常受辖制于自己堕落的天性——时常像保罗那样对主感叹,我是个可怜的人,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却由不得我(罗7:18)!每当软弱的时候,不由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得救。直到有一天,借着朋友的推荐读到这本书,其中第一章的标题就深深地吸引了我:永远的生命是恩赐,基督的国度是赏赐。哇!真是茅塞顿开!是啊,圣经的真理似乎都是有两面且平衡的。一方面主耶稣说,信入祂的人就有永远的生命,不至灭亡(约翰福音三16)。这明确说出我们救恩的确定性。另一方面,主耶稣常提到关于奴仆、赏赐的寓言,而使徒保罗与彼得也在书信里经常提到赏赐、冠冕。可见我们的救恩不仅包括初信时的因信称义,还有每日经历心思的变化以至于更新(罗12:1-2)等更深层次的救恩。就如学校奖励勤勉的学生,公司奖励优秀的员工,想必公义的神必要按着我们信主后每日的生活行为来审判我们,有赏有罚。而我们争取这奖励的方式,不在于我们天然力量的努力,而是本于祂、凭着祂、并为着祂(林前8:6)。会继续细读此书,希望能借此一点点解开积累在心中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