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赏”乃是郭维德一生专注的主题

1850年郭维德出版了《按行为的奖赏》(Reward According to Works)的小册子。三年后,将其扩充为《进国度之路》的第一版,涵盖本书的一至八章。这是郭维德首次以系统化并逐字逐句的解经推论证明“奖赏”是神按着信徒所行的赏报。

郭维德在《进国度之路》第二章以腓立比书三章论述信徒蒙召的奖赏:“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三14)在第七章以林前九、十章论述信徒的生活将决定得奖赏与否:“岂不知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林前九24)这两处经节的“奖赏”在希腊原文为同一个字(βραβεῖον),本文将从希腊文语法探讨郭维德对于“奖赏”的启示。

βραβεῖον字义为“给竞赛得胜者的奖赏”(Strong’s number 1017)。在新约中仅出现两次,用于腓立比书三章14节及哥林多前书九章24节,是《进国度之路》第二章与第七章的论述重点。以下将从这两处经节之上下文研讨βραβεῖον的含义。

在希腊原文里,腓立比书三章8至11节是同一个句子,开始于保罗“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结束于他没有把握的说“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郭维德在本书第二章特别指出保罗在11节的表达很特殊,可译为“达到那从死人中卓越的复活”。因为在希腊文里,本句的“复活”(ἐξανάστασις)一词在新约中仅出现这一次,由加强语气ἐξ前缀和ἀνίστημι(意“复活”)所组成。“或者”(πως)在原文中表达或许的意思,而本句动词καταντήσω(意“得到、达到”)使用了假设语气,表达不肯定、可能、或许的意思,代表保罗并不确定自己一定能达到这样特殊、卓越的复活。

接下来的12节是一个独立句子,13至14节是另一组句子,开始于“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结束于保罗宣告“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12节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在语法上是指11节刚提到的“卓越的复活”,显示保罗不确定自己已经得着了这卓越的复活,但他乃是竭力追求,并再次以假设语气动词καταλάβω,表示“或者可以得着”。在13节他再次明言,“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这里所要“得着”的,是指11节所说的“卓越的复活”,意即保罗忘记背后、努力面前所追求的,仍是那“卓越的复活”。最后在14节保罗指出这“卓越的复活”乃是给竞赛者的“奬赏”(βραβεῖον)。

此外,在8至13节保罗用了三个希腊字(κερδαίνω,8节;λαμβάνω,12节上;καταλαμβάνω,12节中,下,13节)。这三个字的意义非常接近,语气最强的是καταλαμβάνω(由加强语气κατα前缀和λαμβάνω所组成)。这三个字分别可译为赢得、得着和取得。保罗没有把握自己一定能得着“奖赏”,但他竭力追求,向着标竿直跑,为要赢得、得着和取得这奬赏。

以上的语法分析印证了郭维德何以将14节的“奖赏”连于11节的“特殊的复活”,因为保罗如此热切追求的“复活”,必定不是一般的复活,那是得救的信徒都能有分的,而是“卓越的复活”作他从基督耶稣得的奬赏,那是奔跑而赢得赛程的信徒才有分的。保罗不可能没有把握将来是否能从死里复活,这与他在其他处说到信徒将来必然复活的教训相矛盾(林前十五,帖前四16)。并且这样“卓越的复活”与基督的国度(启十一15~18)、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和头一次的复活(启二十6)紧密相连。郭维德因此得出了这结论:有些蒙称义的信徒将得不到奖赏,也就是“卓越的复活”、头一次的复活。所有蒙称义的信徒都得到永远的生命,但不是所有信徒都得着千年国度作为奖赏。

“奖赏”(βραβεῖον)一词亦用于哥林多前书九章24节。从24至27节再次看见保罗竭力追求要得奖赏。在24节上半,原文用了对比句型(μὲν….δὲ…),表示一面“在场上赛跑的都跑”,但另一面“得奖赏的只有一人”。保罗指出不是所有在场上赛跑的都会得奬赏。所以这奬赏就必然不是所有信徒都享有的恩典。24节下半提及得着奬赏时,保罗用了与后来的腓立比三章相同的字καταλαμβάνω(直译为“取得”)。他盼望哥林多的信徒像他一样,竭力追求取得奬赏,就如他后来在腓立比书中所表示的。

他在24节勉励信徒“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在27节却说出自己的担忧:“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在希腊原文里,27节并无“福音”二字,因此《吕振中译本》将本节译为“恐怕我宣传给别人,自己反成了不中用的。”保罗在这里宣传的是什么?想必是他在24节提到的“奖赏”。“恐怕”(πως)表达或许的意思。“被弃绝”(ἀδόκιμος)原文意不符合资格的、被淘汰的,即不配得着24节的奖赏。

值得留意的是,由于林前九27与腓三11语法结构相似,郭维德在本书第七章也将这两处经文摆在一起:

“此处使徒的恐惧‘恐怕我……’(林前九27),与他在腓立比书三章的盼望‘或者我也得以……’(11)相呼应。在腓利比书三章,摆在他面前的是他所盼望的目标,在此摆在他面前的则是他所害怕的结局。两者都关乎将来的国度。”

林前九27的下一节(十1)以“因为”(γὰρ)开头,清楚指出保罗所害怕的结局是什么:“他们中间多半是神不喜欢的人,所以在旷野倒毙。”他用以色列人的历史作为鉴戒,警戒所有信徒要谨慎,免得跌倒,如同失败的以色列人倒毙在旷野。在出埃及的两百万人中,仅有两人最终进入应许之地,郭维德因而得出结论:按着神对待以色列人的原则,所有贪恋恶事、追求属世宴乐的基督徒非但不能得着奖赏,还要受惩罚。

由以上分析可知,“因信称义”只是基督徒奔跑赛程的起点。智慧的神将“奖赏”摆在前头,鼓励所有得救的基督徒竭力追求,好得着奖赏。保罗写腓立比书时,已历经诸般劳苦和忍耐,正为信仰被囚禁在罗马。但连他对自己能否得奖赏都没有把握,我们又有谁可以自夸是稳妥的?“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十12)不仅如此,信徒得救后的生活与行为,将决定其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是得赏赐或受惩罚(林后五10,启二二12)。我们这末世的人都必须重视这样严肃的警告(林前十11)。借由研读圣经,深入探究郭维德对于“奖赏”的启示,对我们众人实在有莫大的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