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分读后感——感受到向真理绝对的灵
本周读到英文传记作者序和作者简介,从郭维德弟兄的生平,感受到他和保罗弟兄同样向真理绝对的灵。

保罗在加拉太书一章四节说,“我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族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传统格外热心。” 在腓立比三章他说,“论割礼,我是第八天受的,我是出于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按律法说,是法利赛人;…按律法上的义说,是无可指摘的。” 在使徒行传二十六章他说,“既从祭司长得了权柄,我就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并且他们被杀,我也投票定罪。…那时,我领了祭司长的权柄和使命,往大马色去。” 在遇见耶稣之前,他在宗教的事奉上有既定的道路和尊荣的前景。而郭维德生于一个声望卓著的基督徒家庭,原本几乎注定要跟随父亲和兄长的脚踪,终生在英国国教担任圣职,薪资优渥,受人敬仰。

在主耶稣向保罗显现、设立他作自己的执事与见证人之后,保罗就成了一个与之前完全相反的人,现在他凭着主向他启示的异象事奉,就一直受到他原先同族人的追杀(如徒十四19)、受监禁、被鞭打、冒死、各样危险、劳碌辛苦、不睡、饥渴、不食、寒冷和赤身(林后十一23~28),却始终“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徒二六19)。而郭维德在一次目睹了信徒受浸、深感信而受浸才合乎圣经,尽管当时不清楚接下来该如何维生,却仍因坚信婴儿不应受点水礼而辞去了英国国教的职位,这是真正的凭信而活。因他坚持所看见的真理,受到多数人的反对和遗忘,主却因他忠于向其显明的真理,就把一个非宗派基督徒团体交由他来牧养,作为其顺从的赏赐。

另外,两者都因着对主给予的启示忠信、绝对,而持续地得到主的显现、说话和引导,使他们更加放胆为真理作见证,揭穿虚假和伪善;两者也都为了认识并事奉主而献上全人,终生未婚。这样的灵,今天在哪里寻得见呢?在这末后的世代,主在等候一批“得胜的”信徒为祂作见证,祂好能再来。愿主感动保罗弟兄、郭维德弟兄的灵,今天也加倍感动我们,叫我们看见真理,就起来绝对地实行,不光作听道的人,更作行道的人!

亚伯

阿门,是,主啊,这样的灵加倍地感动我们!

而且作者对主的话极其认真、敬畏、宝贝。
第一章在他探讨“神的国”之定义时,列举多处经文来证明“一般情况下”指将来基督看得见的掌权。我读经也常产生问题,主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某词究竟指什么?但我没有像郭维德前辈这样花了这么多时间列举写出来(他也一定有许多祷告)。很多时候我自以为客观地说,是因为我生活太忙碌,但当我读到“一般人却不看重神筵席的邀请”这话,真觉得是在说我。其实真正的瓶颈是我到底爱什么?看重什么?我随手点几下手机里的链接,就会花去十几分钟的时间了!我也常以身体虚弱为由,向主“请假”补觉。”但读到“即使殉道,也绝不是进国度的拦阻,反而是使人进国度的路”这点题的一句,我感受到作者是以随时殉道的态度,盼望着国度而过生活。求主也给我们这样殉道者的态度,愿祂的国早日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