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作者身上,看见何谓对主的话认真绝对,愿我们都效法之
读了第六章,很被郭维德的灵给摸着。不光是珍赏他所传讲的真理,更是被他的灵,他这个人对真理认真、绝对的灵和态度所摸着。在林前三章的光照之下,他对主的话是何等绝对,一丝不苟,全心全意要明白并遵守神的话。他不要任何从人来的教训,只要从神来的教训;为了持守神的真理,他就是牺牲一切也在所不惜。他对神的话、神的真理绝对的态度,从底下这段话一览无遗:

  • 而且,难道这样的判决 [即,因教导错误而失去千年国] 不公平吗?难道认识神的真理不是他力所能及的吗?圣洁的神不是给了我们祂的圣书,并应许凡寻求的人,都能得着圣灵的教导吗?"
是啊,认识神的话、神的真理,不是我们每个人能力所及的吗?圣经不都在我们手里?但多少时候,我们却不在意、不愿出代价追求,所以得救多年了,对圣经仍然一知半解。主啊,赦免我们!底下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错误教训的根源,就是罪(贪图私利的罪):

  • 大部分,或一切错误教训的真实原因,都是出于罪。这样的教师眼睛不单一。他们宁可教导有利于自身当前利益的,也不愿教导神所喜悦的。有的人是因为懒惰而不查考神的话;有的人是因为怕受人谴责,而不敢传扬自己在经上所看见的;有的人则认为传讲圣经的教训,会使自己失去属世的地位或钱财;还有的人是完全被人的权柄操纵,而不顾神的权柄。这些或其他类似的理由,难道不该受斥责吗?
不仅教导人的有责,作为受教的也无法脱责!我们岂不常被动地接受别人的教导,心想只要别人研读圣经就好,别人花工夫就好,我们就坐享其成(还自己给自己找各种理由,说自己是没有恩赐等等)?以致得救多年,仍对圣经不熟悉,因为自己从未花过工夫研读神的话,也因此无法分辨别人教导的正确与否。这样的人,自己岂不也要为自己的懒惰负责?

  • 许多人仰望教师的唇舌。大多数人,不经查考,就接受教师所讲的。所以,他们也受了亏损。他们一生受错误信念的指引。而错误的信念又紧紧联于错误的实行。因此,在次要真理上持错误教训的教师,还要为受他教训影响之人的错误负责......倘若面包师尚且要对他面粉的质量和面包的营养卫生负责,教师难道不该被传唤到基督面前,对他所散播的教训负责吗?"
底下的话,更是铿锵有力,直穿人心:

  • 为此,作执事的......都多么需要以神的话来察验自己一切的教导,以新约圣经为其一切教导的根基,并以此为基督徒的职责!......圣经教导哪一个?你又教导哪一个?基督的仆人该邀请所有的罪人来归向祂,还是只该对祂的选民传讲?这两个教训不可能都合乎圣经。圣经肯定哪一个?其中一个必如禾秸般被烧毁。是哪一个呢?......我福音的同工啊,我们何等需要用神的天平来衡量我们一切的教导!我们该探究的,不是这段圣经可以怎么讲,不是怎样能使讲道最具文采、学问、诗意、哲理,而是:神怎么说?该问的不是:什么会讨人喜悦?而是:什么能经得起基督的检视?我们宁可今日蒙羞,也不要在那日蒙羞。我们宁可在祷告读经中发现先前的错误时就向主认罪,也不要等到基督的日子,叫自己的工程被烧毁,自己的得救也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本章还有太多值得引用的论述,因为篇幅就不再引。即使我们也许不是所谓的圣经教师,但我们每个人岂不也有责任,要明白神的话,持守神的话,按神的话而行,并教导别人,向别人传讲福音真理?主的话岂不是说,祂愿万人得救,并且都完全明白真理(提前二4)?祂岂不是说,我们都该去,使万民作祂的门徒,并且凡主所吩咐我们的,都要教训他们遵守(太二八19-20)?主还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话”(约十四23)。我们如果对主的话不认真,不认识,何以能遵守祂的话?写到这里,就觉得何等需要向主悔改:我们多少时候,口里说爱主,但我们对祂的话,却可能是马马虎虎、兴趣缺缺,或自满自足以为自己全都知道了(如同启示录三章里的老底嘉)。但新约却明言启示,主的话就是主自己(约一1,启十九13),我们不可能爱主,却不爱祂的话。难怪主说,“人若爱我...”,接下来不是说,就一天口里说爱我一百次,而是说,就“必遵守我的话”或”我的诫命“(约十四23,15,21)。今天主是灵(林前十五45下,林后三17),住在我们里面,但灵虽真实,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抽象而奥秘的;所以,主不光给了我们祂的灵,也给了我们祂的话。祂的灵是抽象的,话却是非常具体而实际的。我们可以骗自己说,我们很爱主,但无法骗自己说,我们爱主的话;我们对主的话爱不爱,是无法欺骗自己的。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主呢?就看我们爱不爱祂的话,就看我们是如何对待祂的话。如果我们对祂的话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这里参杂一点,那里妥协一下,又以人的眼光、人的欢迎、自身利益为衡量标准,并无坚决的心志要持守、遵行并传扬祂的话,又怎么可以算是真爱主的呢?在祂的话上妥协,就是背弃主自己,就是转而拜心中的偶像。难怪,主说,

  •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 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七21-23)
这些奉主的名传道、赶鬼、行许多异能的,想必多半不是一般人,而是所谓主的工人,即专门为主作工的人,包括本章所谓的圣经教师。这些人,居然有可能主对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服事主、为主作工的人尚且可以有此下场,更何况是不服事主、不为主作工、卖给世界、服事法老的信徒呢?那怎样才不会招致这样的下场呢?下一句,主说:

  • ”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 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24-27)
郭维德,就是一个对主的话、主的真理绝对的人,是一个竭力认识主的真理,并据此而行的人。愿主把祂放在郭维德里面那样对主的话、主的真理绝对的灵,加倍地放在我们里面;叫我们不光是听见这些话,更是按这些话去实行,并按着这样的话忠信地传讲。求主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