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守真理的勇士郭維德(二)著述及國度真理


     信徒得救以後,既已獲得永遠的生命,應當過怎樣的生活?基督徒得救後的生活和行為,會對其救恩與將來的結局產生怎樣的影響?這是幾乎每個得救的信徒,都會有的疑問。聖經對這些問題是有清楚答案的: 信徒今日的生活會決定其將來是否能進入千年國作為其獎賞,與主一同作王一千年 (啟二十6)。

     然而,就像聖經中的許多重大真理總是因著人的不忠信而遭到埋藏,這項國度真理要被啟示出來,並被信徒普遍看見與接受,也需要漫長的時日。正如因信稱義的真理,也在被人埋沒了將近一千五百年後才藉由馬丁‧ 路德 (Martin Luther, 1483-1546) 的宗教改革重新被信徒認識並接受,這項國度真理的啟示乃要等到神在十九世紀興起了羅伯特‧ 郭維德 (Robert Govett, 1813-1901),才把這項聖經中的重大真理重新陳明在神兒女的面前。   

     郭維德追求真理極其絕對,把一切奉為正統的教條放在聖經與聖靈的光照下檢視與察驗。他認為,信徒應當在從神領受的新亮光中一再重新查考聖經。因此,經過幾年如此查經之後,他因看見更合乎聖經的真理而捨棄了許多先前所持的宗派觀念。儘管這意味著不時受到把傳統奉為圭臬之人的排擠,他也甘願為此付出代價。因他深知,基督這位生命的主及其聖靈的引導才應該佔據他心中的最高地位。

     郭維德以卓越的推理和分析能力著稱。在五十多年的事奉中,他以聖經經文為依據,不斷藉著佈道和寫作教導、警示與他同時代的人,現存著作三十九部,以及大量的期刊文章和手稿。英國聖經教師大衛‧潘湯 (David M. Panton, 1870-1955) 讚歎道:「我平生從未見哪位作家如此通曉神的話,並能以如此樸素的話語將其闡明。」他的教導始於神恩典的福音,即藉著信耶穌基督而得永遠生命的白白恩賜,接著論證神國度的福音,即基督徒得救後該有的生活和應盡的責任,以及將來在基督審判台前的獎賞與懲罰。他還論證聖經中對以色列的應許會按預言所说的實現,也對啟示錄以及許多其他聖經書卷逐字詳釋。這也是他的繼任者潘湯接續的職事。

     基督的審判台與千年國是貫穿郭維德大部分著作的主題。在闡明二者的關係上,他即使不是史上第一人,也算是最重要的先鋒。他根據整本聖經,清楚描繪出永生與獎賞的區別:永生是神白白賜給一切接受祂兒子救贖之人的恩賜;獎賞則是得以在千年國與基督一同掌權的賞賜,是人因憑信生活結出善行的果子而從神得著的獎賞。神這全能者願意獎賞所有的聖徒,但惟有服從聖靈運行以至成聖的人才配得賞賜。這樣的教導,對於當時普遍迷戀世俗、靈裡沉睡、只以「上天堂」為滿足的基督徒,如同黑夜裡敲響的警鐘,叫許多人猛然覺醒,開始過敬虔事奉神的生活,也對後代的基督徒產生了極深的影響。

     郭維德對將來的國度為信徒獎賞這一主題的思考在其事奉的早年即已萌芽。1843年4月14日,年僅三十歲的他,在一次佈道結束時,提醒會眾基督將要再來,並勸誡他們要預備好自己迎接主來。1849年3月30日,正值假期期間的他給自己所牧養的教會寫了一封牧會書信,其中首次在論及未來的審判時用了「獎賞」一詞。他寫道:「如果我們不灰心,我們的主和救主再來時,等待我們的獎賞將會是多麼榮耀!」在1853年出版的《進國度之路》中,郭維德首次以全書來論證千年國為信徒的獎賞,強調基督徒雖然已經因信稱義,得了永生,不至滅亡,但若在生活中不忠信,不照神的心意而活,則仍將無分於要來的千年國。

     其實,這一真理,在郭維德之前的聖徒也多少有些看見。例如,比他出生早一百二十多年的勞威廉(William Law)在1729年出版了《敬虔與聖潔生活的嚴肅呼召》一書,其中便說道:「你們若知道基督再來時,自己將受到怎樣的審判,就會立刻儆醒,從現在開始過與主聯結的生活」;又說:「聖徒必須藉著與主聯合行出善工並達到完全,才能在基督的審判台前得著獎賞。」勞威廉在本書中也多次指出,基督徒在今世必須過敬虔的生活,將來才配得進入神的國。但勞威廉這關於信徒生活和未來獎賞的論述並未喚起大部分信徒的注意,所以在一百二十多年後的1853年,當郭維德出版《進國度之路》時,他仍在序言中寫道:「這真理雖然是聖經中古老的記載,對眾人卻是新奇而陌生的。」為此,郭維德以聖經為本,引經據典、條分縷析地把這一真理清楚地陳明出來。然而,他意識到這一真理如同所有出於神的教訓一樣,容易受人詆毀,所以他說:「這教訓是出於神的嗎?如果是,就不能被推翻。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接受,連信徒也不例外。然而,儘管這樣的教訓叫人對神滿生敬畏之心,並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何等重大,但人若眼目單純,必因看見這教訓證據充分而欣然接受。」

     郭維德在他的時代,成為神所使用之大器,引導當時的基督徒從只懂得享受屬靈的話奶進步到能吃屬靈的乾糧(林前三2;來五12),好不再作嬰孩,而在屬靈的生命上長大成熟(來五13-14)。他在《進國度之路》的序言中說:「今日的基督徒豈不是只喜歡聽人講說神的憐憫和他們因信主而享有的特權嗎?然而,我們也必須講說公正的神對那些享有特權者有何要求。」對郭維德來說,講說國度的獎賞與按行為的賞罰,乃是為了叫基督徒不再受基督教傳統中永生和獎賞不分之錯謬教訓的矇蔽,好在今生就得以經歷主完满的救恩以達到神對祂兒女的心願,成為得勝者,在要來的國度與基督同得榮耀、一同作王(羅八17;啟二十6)。正如郭維德所说:「將這重大教訓介紹給神教會的,只是個無名小卒。然而,這真理如此重要,實在不該因傳講者的卑微而被埋沒,反當立即為眾人所知。正如哥倫布的名字可以被遺忘,但美洲大陸理當對歐洲和全世界的命運帶來極大的影響。」郭維德的名字雖被人遺忘多年,他所傳講的國度真理卻理當不再埋藏,反當被所有的基督徒所認識,並對其生活帶來重大的影響。願郭維德從主所領受的亮光和啟示,能繼續光照並喚醒我們這一代聖徒,激勵我們更多在基督審判台的光中憑著主的恩典過敬虔得勝的生活,使我們在那日能得著主的稱許,豐豐富富地進入祂榮耀的國度(彼後一11)。


參考文獻: 

1. A Victorian Dissenter: Robert Govett and the Doctrine of Millennial Reward, by David E. Seip, Pickwick Publications, 2018 

2. A Short Biography of Robert Govett:https://www.schoettlepublishing.com/biographies/rgovett.htm 

3.《進國度之路》譯者序

4. A Serious Call to a Devout and Holy Life, By William Law, Create Space Independent Publishing Platform, 2013 

5.《進國度之路》作者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