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守真理的勇士郭維德(一)不求從人來的榮耀


     1813年2月14日,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小城斯坦斯(Staines),一個聲望卓著的基督徒家庭誕下一子,取名羅伯特‧郭維德(Robert Govett)。他是這個家庭中八個兒子中的一個, 其中五個兒子被授予英國國教會神職,包括後來成為著名神學家和獨立教會牧師的羅伯特‧郭維德。     

     郭維德自幼穎慧,1835年,他從牛津大學畢業後次年,就被授予終身研究員職任,年僅22歲。兩年後,他獲得牛津大學碩士學位並被任命為英國國教的祭司。這個職位不僅薪酬豐厚,而且前途輝煌,有望在國教的教階體系中升至主教或更高職位。年輕的郭維德任職祭司期間,他的佈道和教導吸引了大批上層社會的信眾。然而,他卻很快辭去了這個職位,起因於對真理的看見,使他不能認同國教的某些傳統。        

     他在親見信徒施浸禮後,對國教以點水給嬰兒施浸禮的傳統產生了懷疑。在對新約關於施浸的教導仔細查考之後,他深知信而受浸才符合聖經的啟示。而如果他繼續任職,卻不得不繼續給嬰兒施點水禮。他義無反顧地離開,離開了以後,也不知道要去向哪裡。他的辭職,令他不僅損失了優渥的薪金,生存堪憂,而且受到家人的反對。在當時國教主導的英國,對國教持異見者所面臨的艱難,可想而知。因此他的辭職,可稱驚世駭俗。 1845年,第一列火車剛剛從諾維奇通往倫敦,當地媒體報導稱:這一年的兩大最熱門話題是:郭維德和鐵路。這種忠於神所啟示的真理,不容真理有絲毫毀損的心志,貫穿他的一生,令他為了真理甘願捨棄此生的榮耀,甘願籍籍無名。    

     神恩待祂忠信的僕人,把諾維奇的一個基督徒團體交由他牧養。這是個沒有任何宗派背景的團體,僅註冊為「非宗派的基督徒」。這令他能夠忠實於聖經真理傳揚福音,牧養信徒,並教導神的話。 九年間,在此聚會的信徒人數不斷攀升,以至他們必須離開能容納一千三百人的會堂,尋找更大的聚會場所。1854年,薩里教堂建成,成了諾維奇最大的教堂之一,其中百分之九十的資金來自於郭維德的捐贈。他任職薩里教堂期間,不接受薪水,只是設置一個「牧師箱」,由信徒按照心裡的感動自願奉獻款項。郭維德居住在毗鄰教堂的房子裡,他的心被認識和事奉可愛的主所佔據,生活簡樸,一生未婚。                             

     薩里教堂的敬拜以極其簡樸著稱。沒有音樂伴奏,唱詩班指揮借助木質調音管定調指揮,大群年輕人領唱詩歌,信徒們發自內心唱出的天籟之音在街邊飄揚,浸潤著行人的心靈。他們在傍晚記念主的晚餐,牧師致辭,聚會向一切真信徒開放。信徒受浸是浸沒入水中。在他職事的頭四年,國教中有三百多人前來由他施浸。禱告聚會每週兩次。在其發展高峰,有成百的人得救,主日學校蓬勃發展。他還在小鄉村建立教堂,或差遣弟兄主日去這些小鄉村傳揚神的話,並擘餅記念主。這一廣泛傳揚福音的傳統由其後繼者發展,在二十世紀前葉,這個教堂也曾差遣八位聖徒前往中國傳道。其中包括對中國基督教影響深遠的和受恩(M. E. Barber)。和受恩對後來成為20世紀著名聖經教師的倪柝聲有極深的影響,並將郭維德的教訓介紹給他,使得郭維德的教訓藉著倪柝聲的著作在華語基督教中間繼續流傳,直到今天。         

     郭維德的教導惟以聖經為本,他常說:「聖經說了什麼」,然後去找到答案,並據此而行。和一切受神託付的牧者一樣,他是個殷勤禱告的人。不經事先禱告,他絕不出訪,也不接待來客。在討論任何事之前,他首先要做的,是禱告。因其禱告的殷勤,就是那些僅僅與其會過一面的人,也見證從他獲得了力量和勉勵。正是殷勤的禱告,使他不斷從神領受新的光照,得著啟示與異象。他不執著於任何傳統和踐行的規條,而是不斷到神面前,查驗自己對真理的認識及實行是否合乎聖經及神的心意。一旦有新的領悟,即刻改正。聖經以及從神領受的光照,是他事奉的指針。

     郭維德不僅以其忠於聖經的佈道和牧會而聞名,而且以釋經家的身份在英國和美國獲得了廣泛的讚譽。從其事奉主開始,他就孜孜不倦地寫作,著述頗豐。他的作品,有幾十篇短文、手冊和佈道文,還有對新舊約聖經數十卷經卷的闡釋和評註。他自認最傑出的作品,是四卷對啟示錄的闡釋。而令他的作品在諸多神學家中獨樹一幟的,是他對國度真理的透徹剖析。以至著名佈道家司布真對他欽敬有加,推崇他的寫作「超越同時代人一百年,終有一天,必發光如金。」

     郭維德性情淡泊,不慕虛名,隱忍謙恭。但他卻絕非是個離群索居的人。他忠於所蒙的呼召,堅持不懈地傳揚國度真理,並牧養神所交付他的群羊,直到生命的終結。在他最後的年日里,他有心扶持年輕人,常邀請他們來家做客,協助他工作,其中的一些受其成全,包括後來接續他職事的潘湯(Panton)。在他八十七歲的高齡,知道在世日子無多,仍然充滿活力地佈道。他活著的時候,不住地禱告,就是在他似乎已經意識不清的最後時刻,他仍然在向主禱告。他懷著熱切,說出的最後一個詞是:阿們!在病倒後不到一月,郭維德歇了一生的勞苦,於1901年2月20日安息主懷。

     郭維德生前,常常勸勉信徒要配得上主再來時的國度獎賞,過儆醒與虔敬的生活。他的一生正是這種生活的絕佳見證。雖然他的聲名和著述,在漫長的歷史煙塵中幾乎湮沒,但神不容許這些真理被遮蔽。幾經波折,拂去歲月的塵埃,當我們今日重讀他的教導與著述,那些真理仍然熠熠生輝,他對國度真理的教導尤為發人深省。他擴建的薩里教堂舊址仍存,裡面時常傳來悅耳的唱詩歌聲,其中有郭維德生前喜愛的一首詩歌:

讓我們守望著度過黑暗的日子, 

讓我們等候黎明破曉, 

讓我們奮力奪得基督國度的冠冕,和那永不消隕的榮耀。


參考文獻:

1. Surry Chapel:Book of Remembrance:http://www.schoettlepublishing.com/kingdom/govett/surreychapel.pdf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bert_Govett 

3. A Short Biography of Robert Govett:https://www.schoettlepublishing.com/biographies/rgovett.htm 

4.《進國度之路》譯者序